999文學 > 崇禎竊聽系統信息頁 > 崇禎竊聽系統章節目錄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我要推薦 TXT下載 報告錯誤 返回目錄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正文 499 朕來了

    “建虜喜歡挖就挖吧,遲緩他們的挖掘進度便是!”李過放下了望遠鏡,淡淡地說道。

    于是,耀州驛這邊,建虜和明軍的較量,就轉為了挖壕溝和反挖壕溝的斗爭。

    在寧完我的現場指揮之下,建虜冒著炮擊的危險,用他們能承受的損失范圍的距離開始挖壕溝。

    確實如寧完我所說,這一帶就適合挖掘作業,全是泥土。建虜挖出來的這些土也不后運,都是堆在地道口那,慢慢地形成一個大土堆,成為遮擋炮彈的有效屏障。

    就這,還不算,接下來挖出來的土,又開始往前壘,變得東一坨,西一坨的,繼續用于掩護他們挖掘壕溝,也便于向前運送兵力。

    寧完我所指揮的壕溝挖掘,不是垂直向明軍防線的,而是像蛇一樣彎曲前進,就避免了鐵彈一發貫通,把整條壕溝上的建虜都給一鍋端。

    明軍這邊,炮兵的水平再高,對于建虜的壕溝挖掘進程,遲緩也終歸是有限。

    騎兵有再出戰過一次,第一次是得手了,把正在挖得起勁的建虜統統埋在了溝里。但是,之后建虜就有了防備,專門有騎軍在掩護,只要明軍騎軍敢沖過去,他們也就會撲過來。短兵相接,用兵力消耗,是建虜最樂意做的事情。

    挖得近一些之后,明軍這邊的弓箭手就開始出陣地,在安全范圍之內向壕溝進行覆蓋式射箭。一開始的時候,射死了一批挖壕溝的建虜。可建虜后方,很快就運來了木板這些,就架在壕溝上面,有效地防御了弓箭的殺傷。

    不過不管怎么樣,在明軍的干擾之下,建虜這個壕溝又要挖得一人多高,還要夠寬敞,便于幾名建虜同時沖上去,還不是直線挖掘,這個壕溝的挖掘工程量也可想而知有多大了。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壕溝向前延伸,也越來越逼近明軍陣地那邊。多鐸看到這一幕,臉上的笑容都多了幾分。給盛京一日一報中,他已經表達出,耀州驛戰事,大清必定是大勝。一戰消滅近萬明軍,將是大清今年來難得的大勝!不過,這對他多鐸來說,并不算什么,他的目的,是要把蓋州奪回來,把來犯大清的明軍統統都殺了!

    對于多鐸的進攻之策,多爾袞等人是覺得沒問題的;但是,崇禎皇帝始終沒有帶著他的御林軍,特別是驃騎營出現,就一直讓多爾袞等人擔心,每一日的回復,都是叮囑多鐸要小心,要注意明國皇帝的陰謀詭計。

    耀州驛這邊,暫時來說,就是在等著壕溝挖到頭,然后迎來最終的決戰。在此之前,雙方反而是相安無事。

    就在這個關口,建虜的探馬雖然有監視蓋州附近的海岸線,但是,他們卻沒法監視到,他們的攝政王最為擔心的明國皇帝,其實已經帶著驃騎營等剩下的三大營兵力,已經從連云島關的另外一側登陸了,正在休整,讓戰馬恢復體力中。

    崇禎皇帝每日就和盧象升在那下下棋,喝喝茶,談談帶兵打仗的心得,聊聊民生治理的要點。如果不知道的,還以為崇禎皇帝不是來打仗,而是來度假的!

    如今在岸上的騎軍,明軍這邊,就只有李定國手中的三千騎軍,這還是和原本蓋州明軍手中的夜不收都算上的總數。而建虜騎軍,光是放在耀州驛和蓋州之間,就有上萬騎軍,整個蓋州區域,到處都是建虜探馬,因此,盧象升并不知道耀州驛的情況,心中其實是很擔心的。因為他不知道,耀州驛那邊的戰況如何,如果打得激烈的話,那糧草物資消耗就會很多,必須要給其支援才行的。

    但是,他不知道,崇禎皇帝知道啊!雖然多鐸身上還沒有竊聽種子可以獲悉消息,但是,多鐸每日一報戰況給盛京那邊。崇禎皇帝就能通過多爾袞身上的甲級竊聽種子反饋的消息來獲悉相關戰況的。只要根據時間推算一下,大概就能知道耀州驛的戰況如何了!

    盧象升并不知道這些,看到崇禎皇帝一點不急,還和他在喝茶聊天,心中自然就佩服了。光憑這一份淡定的功夫,盧象升就自愧不如!

    如果說崇禎皇帝不在意耀州驛明軍的死活,那是絕對不可能的。唯一的解釋,就是崇禎皇帝有把握,耀州驛的明軍沒事!

    想著這些,盧象升便也當是修心養性,用這個事情來磨練自己心性的機會。當然,他是文武雙全的人,當然不可能就瞎等。

    他也問過崇禎皇帝,想知道皇上是根據什么來判斷耀州驛的戰事,覺得沒問題,因此就不慌不忙。

    對于這個問題,崇禎皇帝并沒有裝出高深莫測的樣子,也沒說什么一切自在山人掌握之中。而是根據建虜探馬的反應,還有李過所部的兵員組成,攜帶的糧草物資,以及多鐸所部面臨的情況,甚至連多鐸的可能心態,他都給盧象升說了一遍。

    這里,就有一點討巧的地方了。

    如果崇禎皇帝沒有竊聽種子在手的話,對于這些,他分析起來,就絕對不會這么有信心,也有可能漏掉一些因素。但是,實際上,他是知道耀州驛那邊戰況,甚至都知道多鐸的想法,因此,在這個基礎上來反向推測,那就顯得無比自信,而且又很全面了。

    這就好比是事后諸葛亮,只要不是智商太差的人,都是能說得頭頭是道,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一般。

    因此,當崇禎皇帝娓娓道來時,盧象升不由得大為嘆服,他感覺崇禎皇帝,這是又讓他大開了一次眼界。看來自己雖然自詡文武雙全,但要是和皇上比起來,還是要多學才行!特別是在謀略,洞悉軍情和自信這些方面。

    這一日,盧象升又和往常一樣去見崇禎皇帝,以為還要繼續下棋聊天,可誰知,崇禎皇帝卻沒有讓人擺棋,而是在穿戴盔甲。看到他過去,便微笑著吩咐他道:“差不多了,該輪到朕亮相了!”

    其實,據崇禎皇帝估計,耀州驛那邊還是能堅持,還能再等等的。如此一來,還能繼續多耗一點建虜的錢糧兵力。但是,秋收在即,不能再繼續等下去了。發起這次戰事的最終目的,崇禎皇帝可不是忘記的。

    盧象升一聽大喜,連忙領旨。

    這段時間來,不管是蓋州明軍還是躲在這連云島關的明軍,都是按兵不動。而在陸地上,一直是建虜在囂張,到處亂跑,隨處都是他們的身影。

    如今,該是收拾他們的時候了!

    一個時辰之后,連云島關的北面,忽然駛出無數的明軍船只,在廣闊無邊的海面上,一下就鋪上了紅紅的一層,隨著波浪起伏。

    海岸邊上,頓時驚起無數海鳥,還有不少的建虜探馬。就見他們一個個都是驚慌不已,每一隊的探馬隊伍中,都會有幾騎,狂馳而去,比起被老虎在后面追趕,都感覺還要來得恐懼。

    都不用什么戰艦護衛,驃騎營所在的運輸船直接往海灘上沖去。只是剛沖上沙灘,船頭一側的檔板竟然是可以活動的,一下便被放下,形成一道下船的斜坡。船上的驃騎營將士,立刻從船上驅馬沖下。

    如果只是一艘船,剛下船的驃騎營將士可能不多。但是,在這一片的沙灘上,全是一艘艘沖上岸的運輸船,只是第一波下船的驃騎營將士,就達到上百騎之多。

    他們也不在沙灘上停留,而是聚集在一起之后,就立刻向遠處正在瞭望大軍登陸的建虜探馬殺了過去。

    一隊,又一隊……很快,崇禎皇帝在旗艦的船頭上,看到岸上已經沒有建虜探馬的蹤跡。目光所及之處,都是驃騎營將士的蹤跡。一萬多驃騎營將士,這支騎軍的力量,足以控制整個戰場了!

    不到一個時辰,崇禎皇帝已經到了岸上,看著一隊隊的大明將士們開往蓋州城。而蓋州守將賀人龍和曹變蛟也已經趕了過來,帶著抑制不住地興奮,跑到崇禎皇帝這邊來見禮。

    盼星星,等月亮,終于等到反攻的這一刻,是時候該平推過去了!跑過來見皇帝的同時,就是請戰,要求出擊,其他將領都沒來得及說,他們兩人就噼里啪啦地舉了一堆例子,說什么對遼東熟悉啊之類的,強烈要求出戰,不想守蓋州了。

    最終的結果,就是盧象升領著東江軍剩下的兵力守蓋州,其他御馬監轄下三大營和京營帶來的人馬,合計,騎兵一萬五千騎左右,步軍三萬五千余,合計五萬出頭的兵力,浩浩蕩蕩地殺向耀州驛。

    從蓋州到耀州驛一共就六十里路,對于騎軍來說,這么一點路,真是要不了多少一點時間,就更不用說,建虜探馬那是用出了吃奶的本事,不惜馬力狂奔。

    耀州驛這邊,建虜才剛開始開工而已,因為就快挖完壕溝,多鐸也親自出來視察這工程進度。當然,這其實還不是他的主要目的。

    他之所以不等完工再出來,就是想要看耀州驛的明軍,在壕溝一步步挖過去的時候,那種絕望無助的樣子。甚至他們不斷加強對挖掘壕溝的騷擾,也被多鐸看得津津有味。因為在他看來,這就是明軍絕望之下的恐懼,在垂死掙扎而已!

    “王爺,就在這兩天,估計就能挖好了。”寧完我在多鐸面前,恭敬地說道,“在壕溝的出口那邊,還需要再拓寬,只要我大清勇士一次沖出的夠多,明軍根本就來不及防的。要不是時間緊迫,下官甚至都想著,運點馬過去……”

    聽著他在那展望未來,多鐸的脾氣變得很好,笑呵呵地看著明軍在那用投石車拋射石塊,試圖砸斷鋪在壕溝上面的木板。

    “王爺真乃英明神武,唯王爺才能殺得明軍大敗。這一仗,是我大清幾年來難得的勝仗,真是值得銘記的一天啊!”

    聽到寧完我的這個感慨,多鐸心中得意,忽然腦中閃過一個念頭,就轉頭看向寧完我,還是用握著馬鞭的手指著他道:“你們漢官不是琴棋書畫都會么?來來來,就替本王把眼前這個場景給畫下來,本王再給盛京那邊送過去!”

    寧完我一聽,一拍自己的額頭,連忙媚笑著說道:“啊呀呀,要不是王爺提醒,下官都忘記還可以這樣了。王爺稍等,下官立刻讓人去拿筆墨紙硯。”

    說到這里,他吩咐一聲隨從,然后又回過頭來陪著多鐸,繼續卑躬屈膝地說道:“下官想過了,下官會把王爺也畫進去,就王爺這個姿勢,指點江山,有運籌帷幄之氣。在王爺的面前,我大清勇士驍勇善戰,正從壕溝中一躍而出,大刀砍向試圖阻止的明軍。而明軍的臉上,全是驚慌失措,絕望的神情……”

    聽著寧完我的描述,多鐸的腦海中就出現了他的這幅畫面,不由得很是滿意,當即淡淡地說道:“不錯,還可以。這樣的畫,那就來兩幅吧。送往盛京一副,本王自己也留一副,以作紀念!”

    說到這里,他不由得想象盛京那邊,特別是岳托和豪格看到之后,估計會嫉妒得要死,想得高興,便哈哈大笑了起來。

    沒多長一會時間,寧完我的隨從快馬送來了筆墨紙硯,寧完我當即擺出非常專業的姿態,握筆在手后,便媚笑著說道:“王爺,下官這就要開始畫了!”

    他不敢讓多鐸擺姿勢讓他畫,因為他不知道多鐸會不會不配合,但是他有一點卻是很肯定的。這一仗因為他的獻策,攻下耀州驛也只是在這兩天之內,消滅了近萬明軍,這是大清少有的大捷。再獻上這么一副畫,以后,多鐸對其他漢官怎么樣他不知道,但對他,絕對不會像以前那樣喊打喊殺了。說不定,還會稱呼他一聲“先生”!

    他正在想著,忽然就聽到急促地馬蹄聲傳來。這個聲音,在此時很是有點刺耳。

    于是,不管是他,還是多鐸,都不由得抬頭聞聲望過去。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
章節有錯,我要報告! | 加入書架 | 加入書簽 | 我要推薦

稳赚家园怎么加入